大将的最后一战

2019-11-23 14:47:50

1 2 3 下一页

  悬赏25万银元要他的头,称他是“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。”他是谁?他是著名的军事家大将。
  
  50多年前在淮南指挥新四军,粉碎“扫荡”,首战告捷,万古流芳。我生长在淮南,作为直接受惠者,早想写文纪念徐将军,但因未采访其子女,不能如愿。值此纪念红军诞生80周年,新四军诞生70周年和卢沟桥事变爆发70周年之际,我专程拜访了女儿等知情人。文惠已是年近古稀之人,但她思维敏捷,对其父亲的音容笑貌记忆犹新,给我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  
  九次负伤何所惧三上三下赤子心
  

  红二十五军与陕甘红军在永坪石油广场举行全师庆祝大会
  

  原名徐元清,1900年6月17日生于湖北黄陂徐家桥村(今属大悟县)一个窑工家。父亲徐重本,母亲吴氏,生有子女10人,在男孩子中排行第6,母亲46岁生他,父亲认为这么大的年纪还生孩子不光彩,要妻子将儿丢到水塘里淹死。母亲没有奶水,就含泪抱海东到水塘边,但不忍心扔掉,又抱回去。海东嫂子有奶水,于是就主动来喂弟弟。9岁时,母亲送他进一家祠堂,在他舅舅任教的私塾就读。在私塾念书的多半是富家子弟,歧视海东,称海东的绰号“臭豆腐”。海东人穷志不短,在一次自卫“战”中,打伤了富人子弟,被迫离开学校。他只读了三年半书,因父母年迈,无力扶养他,他就外出给人放鸭糊口。13岁又回家,当窑工,干了9年,饱尝了人间的痛苦。
  
  1925年,在武昌一所小学教书并已参加中国共产党的吝积堂,返向家乡。在他的指引下,走向革命的道路,1925年4月8日,经吝积堂、李树珍介绍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河口区农民自卫军共13个人。想拉起“徐家军”,又动员群众参加。他率领农民自卫军偷袭了夏店雨坛寺盐卡民团1个班,夺了7支长枪,自卫军很快就扩大到了300余人。11月13日,黄安和麻城工农民众包围黄安县城,举行武装起义。黄陂县委命令组成了一支27人的农民武装,向黄安奔去。参加黄安农民政府成立大会。黄麻起义遭到派。军队向黄陂“追剿”过来,指名要抓,跑到河口。
  
  1928年秋,任黄陂县委委员、军事部长、他领导的游击队又扩大到60余人。县委派他担任夏区区委书记。腊月三十晚上,开始,他指挥队伍冲进地主豪绅庄园,打开粮仓,把粮食分给农民。敌军开过来一团人马,驱散了队,杀了很多人,年关失败了。敌人抄了他的家,逼他妻子改嫁。
  
  1929年底,鄂豫边区特委派游击队组成5个教导队,任第5教导队队长兼党代表。翌年春,他任黄陂县赤卫队大队长、鄂东委员会西南总指挥。1931年初,徐任鄂东警卫2团团长。后2团整编为红军第4军第13师第38团,他任团长。
  
  3月中旬,军队开始对鄂豫皖根据地的第二次“围剿”,敌46师、30师、31师、33师合击新集、七里坪我根据地中心区,在率领38团配合主力反击敌军的一次战斗中,左腿连中两发机枪子弹,一颗穿过皮肉,一颗卡在大腿骨和小腿骨之间,在包扎所他昏迷了一天一夜,后送到红军家属陈大娘(陈锡联的母亲)家才慢慢苏醒过来。这是他第一次负伤,陈大妈像对待亲儿子一样照料。休养了一个月,伤未全愈,就拄拐棍找到师部,要求回团工作。“你们团已经有团长和政委了!”师长陈赓说。那我就当副团长。师领导批准他当了副团长。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下调职务。同年11月上级调他任红12师36团团长。
  
  1931年底,发动对鄂豫皖根据地的第三次“围剿”。翌年2月,红四方面军总部部署了商潢战役。红12师部署在杜傅店担任正面阻击。10师、11师从左面包抄,73师从右面迂回,围歼敌军。敌第2、第76师突然从河南方向压过来,所率的第36团成为敌军的主攻目标。1营苦战一昼夜,干部大部阵亡。的警卫员负重伤下去了,司号员牺牲了,命令无法传达。他亲自吹军号指挥。战士们见团长上了前沿,退下来的又纷纷冲上去。高喊:“共产党员,牺牲也要向前倒!”陈赓师长三次派人向他传达“坚决守住”的命令。脱去棉衣说:“一定守住!请放心,人在阵地在!”他指挥全团又坚守3昼夜。第4天,我包抄敌人的部队赶上来,前后夹击,敌全线崩溃。此次战役历时20余天,毙伤俘敌约5000人,缴枪2000余支。陈赓对说:“这一仗,你们团打得好啊!”
  
  1932年11月29日,鄂豫皖省委决定重建红25军,共约7000人,吴焕先任军长,王平章任政委,任74师(由原红27军编成)师长。翌年2月徐任25军副军长兼74师师长。
  
  1933年3月4日,敌35师103和104旅各1个团进占郭家河。省委令指挥74师和军特务营将其歼灭。徐观察地形后,令220团和特务营迂回到郭家河东北方向主攻,222团从郭家河以南和西南配合夹击,地方武装、游击队在周围山头呼喊,鸣枪助威。次战共歼敌2000余人,缴获山炮1门,追击炮8门,机枪12挺,长短枪2000余支,战马百余匹。我军牺牲7人,伤30人,创造了敌我双方伤亡100比1的战例,吴焕先对省委书记沈泽民说:“会打仗,是一员真正的虎将。”
  
  1934年3月,敌独立第5旅1个团和金寨县县长率领的民团围攻红军。带两个营正面阻击,主力转移到侧后,两面冲锋,打垮敌1个团,俘虏800多名,缴得了3门迫击炮,4挺机枪,400多支步枪。部队做饭休息,敌54师161旅两个团从南溪杀来。令84师第1营坚守阵地阻敌,82师两个营顺着一个突出的山梁向小石家沟佯动,吸引敌人。随后,只留1个排守阵地,其余的部队又顺原路撤回,敌误为小石家沟是红军主阵地,就将主力转向那里。率领4个营从东西两侧迂回到敌侧后,突然进攻,敌两个团大部被歼,俘敌代师长兼旅长刘书青以下官兵1000多人。刘书青问:“长官,你是黄埔几期?”摇头。刘又问:“那你一定是保定的了?”哈哈大笑说:“我是青山大学毕业的”。刘问:“这青山大学在哪?”徐手指门外的山说:“就在那儿”!
  
  4月16日,红25军与红28军在商城豹子岩会师。两军合编成红25军,徐任军长,吴焕先任政委。7月,红25军转移到白鸭山。敌军分四路包抄白鸭山。从望远镜里发现敌115师两个团摆在一个山坡上,未发现我军。他和吴政委商定“打”!徐令224团第1营打掉敌排哨,2、3营攻岳家沟南敌连哨。徐和吴各带两个营从正面攻击。长岭岗上枪声大作,鏖战3小时,就把敌两个团打垮了,歼敌5个营,缴轻机枪60余挺,长短枪800余支。
  
  1934年11月,中共鄂豫皖省委在花山寨开会,传达了《关于组织抗日先遣队的通知》等文件,决定红25军向平汉铁路西实行战略转移。省委决定红25军撤销师一级建制,军直辖223团、224团、225团和手枪团近3000人。主动建议由当军长,自己当副军长。省委同意他的建议,并任命吴焕先为政委,这是他第二次主动降职。
  
  11月16日,红25军高举“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”的旗帜,由罗山县何家冲出发长征。亲自带领手枪团当开路先锋。令“追剿队”5个支队和东北军第115师追击,驻南阳的40军,驻老河口的44师迎头堵截。红25军避实就虚,声东击虚,使优势敌人疲惫阻丧。
  
  1935年9月18日,红25军和陕北红军在永坪镇召开盛大的联欢会。会后,陕北红军和红25军合编为红15军团,为军团长,为政治委员,为副军团长兼参谋长。全军团3个师,7000余人。敌军114师对陕北根据地实行第三次围剿。在省委会上,提出“调虎离山”用围攻甘泉的办法,调动延安的敌人拦路打埋伏。与会者都同意他的建议。敌110师师长何立中、果真率部进我军设在劳山公路两侧的埋伏圈。经6个钟头激战,敌110师两个团及师直属队全部覆灭。
  
  1937年7月,抗日战争全面爆发,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,被任命为八路军115师344旅旅长。这是他第三次降职。在枪林弹雨中拼杀20多年,从士兵到军团长,九次重伤、三上三下。他真是赤胆报国的优秀共产党员。 1 2 3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