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水浒传》宋江是皇帝和朝廷制造的明星

2019-10-20 16:02:30

中新网电《好汉歌》唱道:“大河向东流,天上的星星参北斗”。近日,著名学者汪宏华撰文指出,梁山上先后出现过两颗北斗:一是梦见北斗坠屋脊的晁(cháo)盖;一是在石碣上镌刻天魁星的宋江。但汪宏华认为他俩都是皇帝和朝廷人为制造的明星,无关天意。官府先是派奸细吴用智取生辰纲,抬举晁盖做梁山的临时精神领袖;之后又斗转星移,委托金国人——曾氏兄弟,包括教师史文恭,配合宋江、吴用灭除晁盖;最后推出才貌双全的卢俊义映衬宋江这位黑矮之北斗。原文如下:
  
  一、梁山泊不是谋反者的天堂,是逼反者的收容所
  
  宋徽宗为什么会被金国打败,沦为亡国奴?《水浒传》给出了最好的注解:第一,他目光短浅,用道、佛、儒之巧术镇压农民起义,致使国力衰竭、人才匮乏。他先是聘请道家罗真人、佛家智真长老为顾问,后用儒家之宋江、吴用为奸细,威逼利诱,将朝野上下那些有官瘾、有功夫却不懂谋略的英雄好汉逼反,待时机成熟再招安,让他们与各地真正的反寇同归于尽。第二,他短浅目光,仅仅只将毗邻的辽国当成敌人,不知防范稍远一点的金国,甚至还与他们结为盟友,合作组建梁山“特种部队”,这恰恰是金国的长远利益所在。后文详解。
  
  表面看,梁山泊易守难攻,是反寇山贼的天堂,“方圆八百余里,中间是宛子城,蓼儿洼。”然而,这里同时也是鱼米之乡,人们丰衣足食,无意谋反。如住在梁山泊附近的阮氏三兄弟生活就非常安逸,若不加诱导、逼迫,他们是不会造反的。
  
  宋徽宗看出这里是一个极佳收容所、流放地,半反不反的英雄愿意来,水泊也容得下、养得起。于是就在全国范围内来了个声势浩大的“逼上梁山”。
  
  二、“智取生辰纲”是朝廷故意抬举晁盖,并送出第一桶金
  
  杨志,出生名门(杨令公之后),有武功、讲忠义、爱面子,自然就成了朝廷物色的对象。这位“杨家将”似乎很懂得与时俱进,花石纲失陷获刑之后,刚被赦免,就挑着一担钱物,上京打点来了,希望补回原职——殿司府制使。但让他大感意外的是,一贯贪得无厌的高俅忽然清廉起来,怒气冲冲地“把文书一笔都批倒了,将杨志赶出殿司府”。
  
  有心栽花花不发,无意插柳柳成林,就在杨志穷到卖刀、背到坐监(杀牛二)之时,另一位奸臣蔡京向他伸出了橄榄枝,派出女婿梁中书关照他。
  
  原本沆瀣一气的高、蔡为何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举动呢?两人意见不合,唱对台戏吗?不,他们是在演“捉对厮杀”,上一次是高俅逼反林冲,这一次该轮到蔡京对付杨志了。蔡京的任务似乎比高俅更艰巨,还要顺势完成一项系统工程——智“送”生辰纲。
  
  为何能判断蔡京、梁中书是故意要逼反杨志?原因很简单,他明知前一年生辰纲失窃的旧案未破,又筹划着给岳父蔡京赠送同样的大礼;明知杨志在押运太湖花石时有过败绩,又启用他押送十万贯金珠宝贝。尽管梁中书给了杨志比武的机会,让他重拾信心,但杨志也只是战胜了军中副牌周谨,与正牌索超“武艺一般”。比较而言,索超无疑更适合护送“生辰纲”,他没有失败的心理阴影。但梁中书不但委派了杨志,还刻意给他安插了三个不服管束的人——一位老都管和两位虞侯。要不是杨志强烈反对,梁中书还准备开太平车,插黄旗招摇过市呢。显然梁中书是存心要杨志孤独求败,将金珠宝贝拱手送给贼寇。
  
  当然,梁中书还不至于荒唐到拿钱打水漂玩,他是有明确赠送目标的。从大名府北京到东京汴梁,无数贼人中,他只将信息透露给了两个人,一是刘唐,二是罗真人的徒弟公孙胜。而他们都有投奔晁盖的意向。可见,这一次生辰纲的使命非同寻常,除了用来逼反杨志以外,还要诱出以晁盖为首的一大批好汉。朝廷很清楚,江湖上的忠、义、勇都是假货,忠可用官收买,义可用钱收买,勇可用酒收买。生辰纲便是朝廷有意送给晁盖造反的第一桶金。
  
  现在回头去看梁中书要对杨志说的话,就很好理解了:“即目(眼下)盗贼猖狂,国家用人之际,你敢与周谨比试武艺高低?如若赢时,便迁你充其职役。”原来押送生辰纲是国家任务,而非梁中书的个人差事。
  
  朝廷的计划非常周密,为了确保杨志和晁盖等人的生命安全,他们还派出了一位奸细——吴用——“帮助”晁盖智取生辰纲。他的方法是用蒙汗药将杨志一行人麻翻。假如不派吴用介入,情况就会很糟糕,晁盖、刘唐等人必将力拼杨志,两败俱伤。刘唐的性格本就鲁莽。
  
  那么,朝廷为什么要倾力扶持晁盖做梁山领袖呢?一、他有良好的江湖知名度和美誉度,易于抬举。“平生仗义疏财,专爱结识天下好汉。”“身强力壮,不娶妻室,终日只是打熬筋骨。”二、他有勇无谋,相信宿命,易于操纵。他的雅号“托塔天王”的来历即是曾经为东溪村夺宝塔,赶鬼。
  
  晁盖不但信鬼,还信梦,在谋取生辰纲之前他做了一个梦,“梦见北斗七星,直坠我屋脊上,斗柄上另有一颗小星,化道白光去了。”吴用便借机大做文章,说需要增加谋取生辰纲的人数,且晁盖府上的庄客一个也不中用。其实他真正的目的是(1)为朝廷收罗更多更优秀的人才;(2)引进自己的人,在势力上压倒晁盖,他有阮氏三雄,晁盖只有一个刘唐;(3)让抢劫案及时败露,逼迫晁盖上梁山。由于作案人数多,目标大,且夹杂了一个闲汉白胜,所以案件很快被官家破获。
  
  这就是吴用的“智取生辰纲”,除了不可告人的阴谋之外,谈不上半点智慧,尚不及前一年抢夺生辰纲的贼寇,至今逍遥法外。
  
  三、宋江帮助晁盖逃命是假,玩弄权术是真
  
  那么,晁盖一伙为什么能幸运地逃过官府的追捕,来到梁山呢?在晁盖看来,是宋江“担着血海般的干系”通风报信的结果。实际上这是宋江抓住晁盖盲目仗义的缺点,给他送的虚人情(宋江是朝廷派出的又一位奸细)。小说交代得很清楚,真正放走晁盖一行的人是挡在晁家前后门的朱仝、雷横。而知县之所以派这两位都头追捕晁盖,也是知道他们与晁盖的交情深厚,一定会放走晁盖。这位新知县正是朝廷派来的代表。
  
  就这样,晁盖跟着吴用稀里糊涂来到了梁山,接着又在吴用的算计下,林冲的火并下(杀死王论),轻松坐上了第一把交椅。
  
  写到这里,或许有人问,假如吴用、宋江真心扶持晁盖,他能不能闹出比王虎、田庆、方腊更大的声势,甚至改朝换代,成为真正的北斗呢?笔者认为,首先吴、宋的力量主要来自于朝廷的支持,失去朝廷,吴用就会是“无用”,宋江就会是“宋僵”;其次,晁盖不具备作为领袖的雄才大略,在乱世难以长久立足,他最多只能做七八个人的北斗。
  
  与晁盖喜欢虚名,喜欢派头相反,宋江相信权、术、势,所以他起初并不在乎排位,只是埋头苦干,暗中积蓄力量。他十分了解晁盖的脾性,动辄讨好说:“哥哥是山寨之主,不可轻动,小弟愿往。”很快,晁盖就只剩下年龄优势了,如第41回晁盖与宋江相互推让山寨之主位时,宋江说:“仁兄,论年齿兄长也大十岁。宋江若坐了,岂不自羞?”但接着又说:“休分功劳高下,梁山泊一行的旧头领,去左边主位上坐。新到的头领,去右边客位上坐。”明眼人都能看出,宋江要求别人不要分功劳排序,自己却在与晁盖比功劳,左边的旧头领只有9位,右边宋江带来的新头领有27位。宋江的潜台词无非是:“你做偶像派主子,我做实力派主子。”
  
  四、宋江、吴用联手灭除晁盖,提携卢俊义
  
  一山不能容二主,到第60回,宋江终于翅膀硬了,终于可以不需要偶像了。只见他故意用曾头市的童谣挑起是非,刺激晁盖:“扫荡梁山清水泊,剿除晁盖上东京。生擒及时雨,活捉智多星。曾家生五虎,天下尽闻名。”晁盖大怒道:“这畜生怎敢如此无礼!我须亲自走一遭,不捉的此辈,誓不回山。”宋江要的就是这种效果。接着他一边假意苦谏,一边将吴用、公孙胜两位军师都留在山寨,只由晁盖选了二十位莽撞兄弟下山。没有军师,晁盖怎么可能战胜强大的曾氏五兄弟呢?
  
  更狠毒的是,宋江、吴用还故意利用晁盖宿命的心理,人为制造不祥之兆:“饮酒之间,忽起一阵狂风,正把晁盖新制的认军旗半腰吹折。众人见了,尽皆失色。”晁盖表面故作镇定,认为“天地风云,何足为怪”,内在情绪却产生了波动,战事稍有不顺就“只是郁郁不乐”。继而求胜心切。
  
  此时的晁盖再也听不进任何人包括林冲的劝告了。就是在这天晚上,晁盖轻信两个间谍和尚带路,误入了敌人的包围圈。乱军之中,晁盖脸上中毒箭,一代天王,就此殒命,成为梁山上唯一死在108将排位之前的英雄。小说不无讥讽地写道:宋江“见晁盖死了,比似丧考妣一般,哭得发昏。”
  
  这里还有一个疑点:自古到今,很少听说有人在箭上镌刻自己的姓名,尤其是毒箭,更是不可能,这样做会招致对方的深仇大恨。然而,曾家府的教师史文恭却偏偏犯了此忌。为什么呢?是要显示敢作敢当吗?不是。他就是为了诱发晁盖的恨心,促使他在临死之前说:“若那(哪)个捉得射死我的,便叫他做梁山泊主。”这句话对宋江接下来提携卢俊义大有用处,史文恭又是宋江的另一方合作者。
  
  实际上宋江是完全有能力捉住史文恭的,但他通过与吴用演双簧将机会让给了卢俊义。请看:
  
  在第67回攻打曾头市时,宋江有意让卢俊义建功,提议卢俊义为前部;吴用则有意让宋江建功,提议卢俊义别引一支军马,前去平川小路埋伏。但稍具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,前部是不可能捉到史文恭的,他必然会逃往平川小路。最后,卢俊义也正是在小路上守株待兔活捉到了史文恭。
  
  那么,平日贪功的宋江为何突然谦让?平日神算的军师为何突然失算呢?因为:第一,捉拿史文恭具有偶然性,宋江不想做这样的机会主义者,他要靠实力与民意说话。第二,宋江要用对卢俊义的大度掩饰此前对晁盖的暗算,消除众人一切可能的疑心。第三,宋江要梁山好汉们永远忘记晁盖,因为比较起自己的威望来,晁盖的遗嘱实在太渺小了,完全可以颠覆。第四,宋江要让新来乍到的员外卢俊义心安理得坐上梁山的第二把交椅,卢俊义毕竟是闻名遐迩的河北玉麒麟,才貌双全,可将天魁星衬托得更加璀璨夺目(晁盖的作用相反,是掩盖宋江的光芒)。
  
  宋江在接下来与卢俊义比赛夺取东平府与东昌府的时候,便当仁不让了,公然违犯竞赛规则,请卢俊义一方的吴用帮助自己,结果比卢俊义先一步拿下城池。宋江这才停止了假惺惺的山主推让。
  
  宋江曾当众说:“非宋某多谦,有三件不如员外处:第一件,宋江身材黑矮,貌拙才疏;员外堂堂一表,凛凛一躯,有贵人之相。第二件,宋江出身小吏,犯罪在逃,感蒙众弟兄不弃,暂居尊位;员外出身豪杰之子,又无至恶之名,虽然有些凶险,累蒙天佑,以免此祸。第三件,宋江文不能安邦,武不能附众,手无缚鸡之力,身无寸箭之功;员外力敌万人,通古博今,天下谁不望风而降。”可以看出,宋江很善于运用反衬之道,不像武大郎开店,只用比自己更黑矮的人。这大约也是宋江能将店儿开得比武大郎大一些的原因。
  
  五、金国舍小家为大家,宋徽宗聪明反被聪明误
  
  小说提到,曾家五兄弟的父亲是大金国人,名为曾长者。史文恭是他们家聘请的教师,相当于总教练。那么,现在的问题是,史文恭为什么要帮助宋江承前启后,灭晁盖、扶卢俊义呢?首先,我们要排除他个人意愿的可能性,他不会以卵击石,自寻死路;其次,我们要排除曾氏家族意愿的可能性,他们作为侨居中国的外族人,不会轻易抢夺当地人(段景住)的玉狮子马,更不会不自量力与梁山英雄对抗,自取灭亡。他们的结局就正是被宋江一伙斩尽杀绝,“曾家一门老少尽数不留。”
  
  那么,剩下唯一的可能就是金国的官方意愿了,他们通过看不见的手操控曾家,进而操控史文恭。目的显而易见:一,通过舍小家,获得中国政府的信任,体现关键时刻帮助盟友扭转乾坤的诚意;二,金国看出宋徽宗“逼上梁山”的计划是自毁前程之举,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,所以很愿意助纣为虐,哪怕为此付出代价。
  
  原来,真正的北斗星不在晁盖的梦里,不在宋江的石碣里,不在宋徽宗的庙堂里,而是在金国人鹰隼般的眼神里!(来源:中国新闻网)